意医卫专家:隔离管控取得成效 疫情正进入平台期


3月30日5时58分,防城港海上搜救中心接到报警,其亲属等4人于29日16时乘坐玻璃钢船出海钓鱿鱼,于当天20时在企沙口南5海里附近海域遇险失联,其家属在自行搜寻未果。接报后,防城港海上搜救中心立即启动应急响应,协调电信部门协助定位遇险人员位置,同时协调“北部湾拖9”“海巡1006”前往搜救,并协调过往船舶协助搜救,目前,失联人员尚未找到,搜救工作仍在继续。

当时海面漆黑一片,遇险船舶没有定位系统,给搜寻增加了难度,海事执法人员在前往救助的途中通过电话联系,约定利用灯光信号确定遇险船舶具体位置。2时40分,“岭南28”轮发现在钦州港三十万吨航道附近A6号航标附近闪烁微亮的灯光,靠近后调整探照灯角度,确认了报警遇险船舶。救援人员用缆绳将遇险船舶系固到“岭南28”后,慢慢将遇险船舶拉近至船尾固定,并放下梯子转移人员。3时20分,“岭南28”轮将6名遇险人员全部转移到船上,最终,6名遇险人员安全上岸,险情解除。

3月30日0时23分,北海海上搜救中心接到报警,两艘无名钓鱼船在北涠油田钻井平台附近海域因风浪大被困,两艘船上共计13人遇险,请求救助。接报后,北海海上搜救中心与钦州海上搜救中心协同联动,立即启动应急响应,协调附近船舶“德沃”轮、“南海217”轮前往救助,同时要求遇险人员穿戴好救生衣,做好自救措施。1时50分,“德沃”轮赶到现场救起3人。6时25分,“南海217”轮救起7人。7时07分,“南海217”轮又救起剩余3人。目前13名遇险人员全部获救,人员安全。

美国政府态度及举动:从1月初首次了解到新冠病毒在武汉传播直至月底,美国政府将这一病毒视为可控的小威胁。他们多次向公众保证,至少在美国国内,美国人面临的风险很低。

【海外网4月1日|战疫全时区】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1日06时30分左右,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85万例,共计855007例。其中美国累计确诊186265例,确诊数依然居全球首位;死亡病例3310例;康复人数6910例。与前一天6时30分数据相比,新增确诊病例26245例,连续第二天新增确诊数超2万;死亡病例新增857例。

美国疾控中心决定完全依赖美国国内研发的检测方法,2月初开发了检测试剂并分发给实验室。但大约一周后,其中一种试剂被证明有缺陷,这意味着大多数实验室无法继续使用疾控中心提供的试剂盒。

美国政府态度及举动:从1月27日成立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1月29日公开宣布)和1月31日宣布美国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开始,联邦政府启动行政、法律和监管疫情大流行应对程序,并禁止在中国大陆旅行的外国人入境。

到目前为止,所有想了解美国对新冠病毒应对的人都很清楚,在今年1月、2月甚至3月,美方都出现了大量的判断失误和不作为。面对如此大规模且瞬息万变的全球挑战,犯错不可避免,但联邦政府的应对措施与许多国家相比都处于下风。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尝试呈现过去几个月美国政府的重要官方行动,简要概述其应对危机的四个阶段,并突出展现了其中一些最重要、最明显的失败。

美国政府态度及举动:这一阶段可以追溯到特朗普3月11日的全国电视讲话和他3月13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我们终于看到联邦政府尽全力加速大规模检测、提高医疗设备的可用性,并鼓励所有美国人从根本上改变行为以阻止病毒传播。美国也先后对曾在欧洲大陆、英国和爱尔兰旅行的外国人实施了进一步的旅行限制。包括《国防生产法案》在内的各种紧急权力被激活。商业检测很快获批,大规模检测终于成为现实。

尽管在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下发布的紧急使用授权是为了促进快速检测,但很快我们就发现,程序实际上大大阻碍了大规模有效检测:疾控中心向各州和地方官员保证,到2月底,检测能力是足够的。但是报道指出,当时进行的检测不到500次。由于没有进行大规模检测,公开的确诊病例数很低,这就为坚持现有的检测制度提供了理由。